给娃买把吉他

我们昨天买了把木吉他。Morris。

琴拿在手里的时候,我才忽然想起来,这是我的儿时梦想之一。高中时代摸过几次“红棉”吉他,从同学那里拿的,只玩了两周就还了他。那时候大概只能买到这个叫做“红棉”的吉他吧。我们教室外面有几棵大榆树,夕阳西下,斑斑点点的树影里偶尔能听到弹琴的声音。时间太久了,我差不多把这事儿给忘记了。后来就是高考,似乎一切梦想在这件事面前都会变成废碎或者灰烬。高考我没怎么好好考,但是吉他的事情也没好好记住。

卖给我们琴的是岛村乐器的店长,他叫井出。大叔看上去长的很淳朴,只是弹起吉他还是颇摇滚。去年老婆刚来日本,我们去他那里买了架电钢琴,这是第二次采购,我也赶上她的步点了。虽然我仍然稳坐我们家乐队沙锤的第一把交椅,可是我立志做个吉他手。

现在我有了把好琴,真的很好。实木面板,比YAMAHA的标准琴大一号,声音浑厚,还有亮锃锃的琴弦。琴枕和面板边沿都镶着花边。我想好好弹弹琴,每天早点下班回家摸摸她。但这样做似乎对不起左手手指,因为只学了三个和弦就觉得疼的厉害。

老婆成了我的老师,她用钢琴教我什么是大调什么是小调之类。她的耳朵也神的很,我每次弹错她都听得出来。我说你谈吧,她摸了摸说手疼,但还是谈了首《小星星》。

2 thoughts on “给娃买把吉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