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信仰——弟弟要入党了

大学二年级的时候,辅导员找我谈话,所谓“发现入党积极分子,动员入党积极性”的谈话。但事实上导致我能被拉进那个几个人的小小会议的直接原因是大学一年纪的高等数学考了满分。辅导员认为我“学习好”,恩。我当时会后跟辅导员讲,我说我的政治觉悟不是很高,对党组织没有深刻的认识,恐怕距离一个党员的要求还很远,我想继续努力一下,再考虑入党申请。辅导员立即用看着外星人的眼睛一样的眼睛看着我,大概说“好吧,但是这个机会难得”。

后来我理解了辅导员当时的眼神。但更重要的是,我弄明白了自己。“入党”,很多人看来就是写一写申请,装模作样得听一听党课,然后入党积极分子的时候写一些个学习工作生活报告的“过程”。我却把这个过程当了个真。我那时候,现在仍然以为这件事情事关信仰。据说,很久以前,如果遇到外来人,有人会说咱俩不熟是这样的——”I don’t know who you are and what you believe.”说明曾经,belief还是很重要的事情。入党,就意味着你有了自己的信仰——至少是政治信仰。

再后来,我发现我把这事情太当了真。以至于我现在想起,都觉得自己是个可笑的傻瓜。大学时身边的党员不少,有2个硬盘都是A片的A君,也有穿着裤衩说GCD是狗屁的B君,有用扶贫奖学金买手机和随身听的Z君,还有认为自己应该入党却不知道唯物主义哲学和GCZY是何物的S君。我发现大家原来加入了GCD,却没把这个玩意儿当作信仰的大有人在。我觉得我的辅导员当时肯定觉得我是外星生物。而自此,也一步一步反证了我对党组织认识的确不够深刻。那个其实不是信仰,而只是一顶帽子。对于一些人来说,GCZY是个框什么都能往里装。目的在于,扯出这面大旗就能得到红色铠甲,这一顶帽子下面盖的都是既得利益和在中国混社会的门子。

话又说回来,我暗自庆幸自己丢掉了大学二年级的那个所谓的机会。信仰,是个良心事。至少,我没有为了推翻自己的信条而受到的良心上的折磨——很多人在外面生活一段时间之后的感受。当然,这些人不包括那些走到哪里都能变的“投机分子”。其实有时候,“入党”未尝不是一次投机。仅此而已。

3 thoughts on “关于信仰——弟弟要入党了

  1. 仔细想想“少年先锋队”和“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毒害了多少纯真少年。“少年先锋队”尤其可恶,一个8,9岁的小孩就要被贴上政治标签,挂上一块红色的布条,还要“宣誓”做GCAY的接班人。一幕幕想象一下就觉得可笑可恶之极。除了绝无仅有的几个GCZY国家以外,还有谁忍心这么毒害下一代的?让一个人拥有没有标签的无邪童年在中国就是一个笑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