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没有质感——关于婚礼的思考

犹太作家赫斯说过:中国人与犹太人是两个不幸民族的典型例子,前者只有躯体没有灵魂,后者只有灵魂没有躯体。这句话我是在杨师群的课件里看到的。刚才又看到方文山在北大的演讲《华人是一个没有质感的民族》。这两个观点,仔细想想我都深以为然。

又有前几天我和一位朋友讨论婚礼应该怎样举行的问题,更加印证了我所接受的这两个观点。曾有中国人的已婚同事直言,中国人没有婚“礼”,结“婚”是真的,“礼仪”却从来都看不到,所谓的婚礼就是吃饭收红包,仅此而已。有追求美感和浪漫的年轻人,往往选择西式婚礼——尽管两人没有一个信奉基督教。中国人的婚礼低俗而无趣,毫无浪漫和庄重可言,也许这是另外一个离婚率节节攀升的原因。我总以为,西方人信奉基督教,至少会在神面前许下诺言——当然,这个作用大小在“实用主义”的中国人心里是打问号的。再说说日本,日本恐怕是将传统和现代结合的最好的国家,日式婚礼制造的浪漫和庄重足以和西式婚礼媲美。无论是从“花嫁”的装扮到礼仪的程序还是宴席的形式可谓处处用心。到头来,我们往往在自称为“文明古国”“礼仪之帮”的中国却从来看不到妥贴的礼仪程序和得到升华的精神世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