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过年关

过年这事挺逗,面对如此重大的节日的态度,相信很多人和我以前差不多,就是把脑袋埋进沙子里当一回鸵鸟。但因为这次留在东京继续革命,没能回去到父母脚下承欢,让我又一次无关痛痒的过了一次年关。不被鞭炮吵醒的早晨真的很美好。虽然如此,早晨9点50分,老板打电话叫床…..

昨晚为了制造气氛,师兄拉我一起用投影浏览了一下CCAV的春晚,却突然眼前一亮,发现春晚原来可以更“美的”。姜昆的相声嵌入“招行卡”和“百度一下”的广告,那个小什么沈阳又来了个“搜狐”网上可以找到云云;额~,瞬即发现原来有钱真的可以使磨推鬼。我特别敬畏的是春晚在已经变成了植入愚民政治和铜臭商业并且被反复翻炒的冷饭一锅以后还能让俺们撑起大屏幕找气氛的神明(这句话需要划分句子成分才能看懂?)。awflasher在twitter上“指出”:新广告模式:植入式广告,插入式广告。插入,深深地插入!。看来一定得好好学习一下怎样才能深深插入,恩。春晚连给我当鸵鸟的机会都没留下。

兄弟和兄弟准备共进午餐,msn上知会我一声,我深切嘱咐一定要给我留一双碗筷并点上一柱香就好。哥们说没问题,希望仙气能飘到东京激荡一下。这个算是补上我的年夜饭了,哈哈哈。老妈在电话里痛哭流涕,让我不知如何是好,此时此刻又不是生离死别,亲爱的娘阿,您还是保重身体比较要紧,孩儿会在一个能买到火车票的时间回家给您磕头的,恩。

IBM,微软和Google三巨头都在年关的时候宣布裁员计划;马英九同学却在对面也说“寒冬将过,春天已近”;各人过春节的心情看来是大不同的,无论怎样,鸵鸟终究还是当不了的,年关还是没能过,哈。

谨祝各位看官在新的一年里继续痛并快乐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