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冷漠

这是昨天发生的事情。早晨乘车上班,电车进入新桥站时突然紧急刹车。我当时坐在靠着隔档的座位上,临座的人几乎是突然扑到我身上,站着的乘客有人摔倒,然后广播里说似乎有人从站台上跳下来了,正在确认情况。因为还没有进站,车门未开,车里的人大都在惊讶了若干秒之后开始各忙各的事儿。我在第二节车厢,若真的有人被碾碎,恐怕我是能看到的,只需要稍微将脑袋向后偏一下,但是我没看,不知道是不敢看还是别的。所有人都漠不关心的平静,对面的女人在玩手机游戏,站着我身边的男人打电话到公司说明迟到原因,临座的女人继续看手里的一本小说。车厢里除了有人小声讲电话的声音以外,就是平稳的呼吸的声响,似乎突然被放大到能够听到的音响。17分钟以后,广播再次响了,说是已经将问题排除,并报告电车迟到17分钟向乘客道歉云云。9点50左右到公司,坐在椅子上脑子里还是不断回响着像电视机没有节目时那样所发出的噪声。

一个人住的时候,我曾想,若是我死在公寓里,恐怕也不会有人知道,直到尸体腐烂被蛆虫吞噬,发出恶臭时或者房东会将我像打扫垃圾一样扫出去。那种恐惧和寂寞,恰似电车里一声声平静的呼吸,毫无波澜的沉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