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实践的感受和思考

参与深圳LUG的讨论后,我得到的一些对民主实践的新的感受。或者,这些感受也有可能与“民主”没有什么关系,现在我只是想把他记录下来。

开放源代码社区和一些类似的自治团体,应当是现在中国社会实践小范围民主自由制度的摇篮。特别是开源社区的氛围和一些约定俗称的制度,非常有利于让以民主方式讨论问题的形式逐步展开。但是,真正的将这个想法付诸时间之后,我才发现这其中却显露出来很多问题。

第一,社区组织形成通常来自于一些爱好者的热情支持,因此,社区在发展过程中会有可能走不出广泛民主实践的道路。比如,我比较关注的深圳LINUX爱好者团体,创建伊始到现在一直靠几位创始人和核心活动成员的的热情得以存在。而且这种松散的线上社区一般都没有明确的行动纲领(guideline)和目标,于是有可能将社区活动最终办成“圈内”人士的自娱自乐。这可以说是开源软件社区相比较商业软件形成的联盟存在的先天性不足吧。

第二,文化和政治环境的限制让民主制度的创新受到限制。我不敢说这是社区实践民主缺乏的首要因素,但至少这一点也是关键因素。说的大一点,即是“民主制度究竟应该怎样搞”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我想这个问题的形成,正反应的中国政治教育的失败。政治本身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这个词字面意义上理解,它应当是一门关于个人如何参与群体决策和体现个人价值的问题。我们从小就没有机会去实践如何发表自己的意见,如何用辩论支撑自己的意见,如何让群体接受自己意见,以及如何根据群体作出的决策进行妥协和让步。可以说,谁也没有教给我们这些能力。而这种能力,又是在社会生活中一种必须的能力。如果我们接受的不是关于愚忠愚孝的而是关于如何实践民主的教育的话,那么相信社会阶层之间可以通过对话和协调的方式缓解社会压力。放到一个小团体的范围内来看,又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促进成员之间的相互交流和互信关系,从而促进社区发展。

第三,民主实践能力的缺陷,导致我们的辩论技巧只剩下了谩骂。中国国内的各大论坛,无论是技术论坛还是非技术论坛都充斥这谩骂。当一个人实在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表达自己意愿的时候,就只能生产视听垃圾了。口舌之利又是似乎比生命还重要,这是在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毛病之一。但是,可恨之人必定有可怜之处,我们需要用仁慈的心去体会一个个贫乏的灵魂。

第四,也许文革还没有结束。看到很多人谈到过“文化大革命”对中国社会的影响,但是谁曾想过,有一种东西已经植根在很多人心中,生长在我们使用的语言里。肆意的无视规则的人身攻击和死不认错的的态度,完全体现了一种人性的恶。那件事情注定贻害万年。

Ubuntu社区是在开源社区中发展非常好的,最具代表性的是它的开发者进阶制度。我觉得从Ubuntu社区得到的很多经验,非常值得学习和参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