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当选

8月30日,日本众议院选举。昨天我伙同两位师兄一起监视了NHK的开票直播。节目非常精彩,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恐怕就是屏幕底部不断刷出新高的民主党议员席位。按照惯例,执政党自民党的图标还是被显示在第一个位置,但是那个数字跳动的却不那么活跃。最终的选举结果果然不出所料,民主党以绝对优势308席在众议院选举中获胜,这个数字超过众议院总席位的半数240席,也超过可以为任何议案保驾护航的252席,民主党一跃成为日本第一大党。

几周前,我就在华盛顿邮报的中文版看到有人预测日本”变天律”是100%了,但是没有想到自民党会输到连底裤都被扒掉。自民党现任的内阁成员或者前任内阁成员都在自己的选区丢掉席位,这一点也的确让人叹为观止。不过,再仔细想想日本内阁成员出过的洋相,被迫下台也真实理所当然。不过,这样的话,日本政坛倒是少了三分喜感。比如,前财像中川昭一就是个很位很有型的喜剧演员,拿手好戏就是醉拳。还有现任大嘴首相白字先生麻生太郎也经常妙语连珠。恩,自民党大抵已经烂到家了,但是恐怕还是比不上对马海峡以西的某个地方的腐朽。

就像奥巴马政权一样,民主党当选的象征意义恐怕最终被证明大于实际的政治意义。这一点从自民党官员的熊样就能看到——日本政治事实上并不掌握在政党手中,而实权都在“大官僚大资产阶级那里”。政党在战后日本政治中似乎一直扮演配角。所以,选择像麻生这样的纨绔子弟还是安培那样的太子党担任首相其实不那么重要,自民党的首相恐怕都搬不动产业经济省的大官僚。反倒是麻生这样的人颇受欢迎,因为一个无能之辈酒肉之徒最容易充当以下撑门面的傀儡。这也是在我天朝使用最广泛的用人策略之一。我猜测,三年前安培同学不明不白的辞职,恐怕也就是他自己想做点事实却撞成头破血流的结果。所以大致可以推测,自民党不能提供的东西,民主党也给不了,虽然民主党的许诺是那么美好。

但是,日本政治却还是给人一线希望的,至少日本人用自己手里的选票证明了他们有力量改变日本。日本历史上除了16年前公明党暂时执政几个月打断了自民党统治之外,长达60多年的“类一党专政”也的确很有东亚文化的特色。人们想用选票给日本政治注入新鲜血液。昨天电视上看到民主党在各个选区的候选人大都比自民党的候选人年轻很多。年轻总是好的,虽然有时候人们对年轻赋予了太多赞美。作为一个外国人一个旁观者,我只能用羡慕两个字概括我的感受。有些东西,就是要变一下才是好的,即便改变并不总是意味着进步。但自由的意义就在于这样的“可能性”。另外,在北京准备劳民伤财的pageant之际,我却在日本这边感受着别样气氛,所以,突然有点异样的顿悟感受。我想到有一种东西叫做积重难返,一个政党执政60年,恐怕痼疾顽症已经可以积累到病入膏肓的地步,所以,执政60年的政党应该下台歇歇,恩。

2 thoughts on “民主党当选

  1. 纠正阿当一点,“日本历史上除了16年前公明党暂时执政几个月打断了自民党统治之外”这句话不全面,虽然公明党也是当年自民党下野后成立的多党联合政府的一员,但不是单一执政,1993年8月9日成立的细川护熙内阁是由社会党、公明党、新生党、日本新党、民社党、先驱新党、社会民主联合、民主改革联合等党派组成的。1994年4月25日细川内阁垮台后,社会党退出联合政府,其他政党组成在国会占少数议席地位的羽田孜内阁,2个月后的6月30日因为自民党联合社会党准备提出内阁不信任案而被迫辞职,自民党与社会党组成联合政府时隔10个月后重新夺回政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