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很久没有写blog了,因为这段时间我实在没有时间,忙着在日本做最后的挣扎和回国娶媳妇。事情是这样的。我所参加的项目进入最后阶段,又加上是年末,所有的工作排山倒海一般向我涌来。原计划在圣诞节前上市的产品一直被拖到来年3月以后。客户因为项目拖延导致错过销售季节破口大骂了,于是各种各样怨气从产品负责人一路压下来,凡是与此项目沾边的没有一个能喘过气。更让人faint的是,今天竟然开了一整天不知所云的会议。

我们的软件产品有一个模块需要固件初始化,这个事情做过嵌入式软件的人大都挺熟悉的,基本的过程就是要将一部分二进制的执行指令写入到硬件设备的芯片上去,对硬件做一些特制化或者配置工作。在我们项目开始的最初阶段一直到最近,这个装载固件的任务一直是由M公司提供的软件工具做的。更确切的说,这个装载会在系统启动阶段完成。但是,最近因为临近产品发布,所以,客户要求将开发和调试用的工具从正式发布的软件版本中删除。而这个装载固件的工具正包含其中。一个月前,负责这个模块的工程师,也即是我,得到这个指令之后就计划将该固件装载工具从正式发布版本中删除,而且我还考虑到删除之后会影响整个开发小组和委托给F公司的生产过程,于是就写信给了若干位大佬要求确认什么样的时机,什么样的情况下做这件事情比较妥帖。同时,要求项目负责人立专项给时间把整个事情做好。结果,因为太忙了,从上到下的各位大佬刚开始都没理我。这个问题不算大,因为没人应声我也就可以不动手去做删除的事。可偏偏几位大佬要玩多头领导,先后在不同的时间给了我不同的指令,搞笑的是,老板们每人都只说到了自己关心的那部分,而且各位老板的指令都不冲突,只是不完整罢了。我曾多次写信请各位大佬把事情安排一下,问要不要做专项出来统一做,但是没有回应。我也只能就按照老板的指令一一把事情做了。结果,将这些工具从发布的软件版本中删除之后一个月,也就是今天,F公司的工厂负责制造的工程师打来电话说,你们给的软件不能用,功能测试完全不能动通过率为0%!好,让F公司提供功能测试时的记录用以确认,一眼就看出是那个倒霉的硬件模块的事情。于是开会讨论,这事怎么办!

反正问题清楚了,就面临怎么解决和秋后算帐两件事情。我给了2个解决方案到工厂,工厂方面回来说,“你们不早说,我们生产线都排好了,你却多出来一个工序,我们的成本拉不开!”。OK,现在这责任大了,连低成本的补救办法都没有了,那就只好赶紧秋后算帐了。责任在谁身上?我向与会的人转发了自己写给各位大佬的十几封封信,对于今天的情况,我在信里已经提到了可能出现的情况,并且要求管理层给予协调。这算是给自己脱罪了。老板们也都开腔了,各说各的,将自己做的那个方面或者阶段都推脱干净。居然看起来谁都没错!靠,这算什么事情?!最搞笑的是,负责生产的大佬自己说他知道这件事情,但是最后的结果却在他意料之外。……

在这整个下午,一个美国公司日本分公司的各种懒惰褶皱全都被我看到了,不禁怀疑自己继续在这家公司继续工作下去的意义何在。管理上的多头领导,该承担责任时的相互推诿,信息交流上的严重断层,最后到谁也不把谁当回事儿。因为大家都是来混钱的而已。幸亏开会前我还动了一下脑筋,直接联络在美国的VP参加会议,当众洗脱罪责,还给了两个解决方案(其中之一在多方调解下终于被工厂采用),要不然,最后我肯定是那个背黑锅的。各位老板的表现却着实让人胆寒,除了为自己开脱以外他们几乎不谈别的。在整个会议的交流过程中,每个人都在一遍一遍的重复大家都知道的信息,直到最后在VP的追问下一个个才出来提到只有他自己知道的那部分东西。事实上,最后问题得到解决也是因为只有一位VP和这些零散信息汇总的结果。我不知道其他公司面临此类问题如何解决,但是我所供职的M公司,从今天的情况看来在管理上属于最失败的一类。

我留在日本的日子,也许真的只剩下了3个月而已。

3 thoughts on “一地鸡毛

  1. 这确实是头大的事情,不过事情总是会一步一步解决的哈。而且每个公司都会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效率再高的民营企业也不例外。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纷争,就一定有黑暗。

    但是比起那些官老爷的机构和谁谁亲戚的单位,强多了吧。

    PS 我原来的域名被墙奸了,现在换了新域名http://guangyao.org

  2. 结果应该是你不为自己开脱,你就是 scapegoat; 你为自己开脱,一帮大佬会惦着你,秋后算帐。
    Office politics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