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谷歌退出事件读懂中国的政治气氛

北京时间昨天凌晨,Google官方Blog正式宣布了将谷歌的部分主要服务转移之香港特别行政区——这个目前来看仍然是自由世界的地区。这标志着中国政府所谓的“谷歌退出中国事件”尘埃落定。根据来自新华网的政府单方面消息,谷歌公司针停止对敏感词过滤的问题和政府方面进行了多次斡旋,但是终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这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不过来的有点那么突然。

稍微分析一下这个事件的背景,你会发现,谷歌退出中国的决定并不是那么简单,虽然,我毫不怀疑所谓”don’t do evil”企业核心价值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首先,这件事情发生在中美贸易摩擦频繁发生的大背景之下;从哥本哈根会议以后,人民币升值压力逐渐加大,美国国内的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而1月份Google在其官方网站的声明中不仅指出其中国分公司面临知识产权风险以外还拉上了20多家其它美国重要的商业机构作为受害者同盟,并随后想美国国会递交了书面的情况说明;这一系列的动作表明,谷歌决定挑战其在中国市场上面临不公待遇的决定不是心血来潮;可以说,1月份发表的声明是一次很好的外资企业对中国政府的公关样板;这件事情与以往外资面临中国政府是表现的绥靖态度是完全不同的,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事实上,更具华盛顿邮报的专题报道,外资企业近年来在华面临很多经营上的问题,而谷歌只是忍无可忍打响第一枪的那位猛士。

其次,谷歌退守香港这个结果,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不是中共想要的。谷歌在1月分突然发表声明——就像新华网的声明中所说到的“没有跟中国政府事前沟通”的情况下,确实给中共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一方面是因为审查制度的确存在,而谷歌将这个审查摆在全世界面前就更加证明中共漠视言论自由的丑恶形象;其次,多家外资企业涉及知识产权侵害,这也从侧面说明中国外资投资环境恶化的事实;而以上两点无疑都大大降低了中共在国际社会中的形象,同时,为谷歌赢得了很多道义上的支持。从多次斡旋的事实来看,中共确实和谷歌做过协商,所以,现在的问题变成了为什么这件事情会走向一个双方都不想要的结果?

我认为,虽然事件本身可以说是商业事件,但是却与中国现在面临的国际国内政治环境有莫大的关系。像新世纪的报道指出,中共领导层曾在此前达成了所谓的“新北京共识”确定了中国目前政治的关键问题是“维稳”。此次两会削减的军费开支事实上都添加到了维稳经费之中,这一点可以根据各省财报去年在维稳上的开支条目管中窥豹。而,谷歌提供的大量用户自产内容为主的免费服务,以及无关键词过滤的搜索引擎,在中共看开就是对“维稳”最大的挑战;更何况,此前伊朗发生的“Twitter革命”更加让中共对互联网的传播效应不寒而栗,简直到了四面楚歌的境地。所以,谷歌提出的协商条件,对中共来说是事实上的底线,他们一步也不肯退让。另一方面,谷歌如果继续接受审查,不但他的品牌形象会大打折扣,同时其商业核心——安全自由的交换信息——也受到严峻的挑战,中共要的也是谷歌的底线,谷歌也没有退让的余地;那么,现在这个结果可以说是意料之中。

所以,我想说,这件事情可以折射出目前中共面临的窘境——内外交困的窘境——的严重程度;同时它还反映出在未来几年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的改革开放必将产生某正程度的倒退这个不可避免的悲观预期。因为,中共和谷歌都是为了他们各自的底线放弃了巨大的利益,一个丢掉的是良好的国际形象和吸引外资能力的严重削弱,而另一个丢掉的是巨大的潜在市场。

中国社会现在面临的问题早在20年前已经不可避免的引发了社会动荡,而那场动荡因为被血腥绞杀而没有带来应该发生的社会变革;用理性的政治眼光看,当时就被提出的某些问题挤压到今天已经积重难返。“维稳”将对实体经济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这个论断可以从去年开始一步步逐渐加强的互联网审查得到佐证。中共目前的体制已经不能适应自由经济发展现状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但结果确可能朝向两个相反的方面发展,一个是通过高压下的改良让社会彻底走向官僚资本主义经济而让全民失去继续获得财富的机会;另一方面,我不想说,但是你们知道。而这个岔路口,那些沉默的大多数往往决定了中国的未来。而这一点正是我的悲观主义的根源。

金大中的死和其他

金大中去世了。中午我在进实验室的时候看到电视测试组的工作机器上正在播放金大中去世的新闻。本来这件事情跟我关系不大,但是引起我注意的却是标题上的几个字——“民主斗士”。这让我想起我所知道的东亚各国/地区的民主改革。

朝鲜半岛现在可以做标本了。三十八度线以南是腐朽的资本主义民主社会;以北是天朝红旗不到的共产主义“铁杆”同盟。差距之悬殊对比之鲜明让人不得不叹服世界真奇妙。华人社会的民主明星曾一度被认为是香港。但是,1997年香港回归以后所发生的很多倒退事实历历在目,香港已经渐渐失去了本来本来应该有的进步色彩。而现在所有华人的眼睛几乎都在盯着台湾。虽然也有人批评称台湾民主已经成了所谓烂掉的政治,但在对我这种还没尝到鲜的被愚弄者来说那也是牛B哄哄神采熠熠的样子。还有,日本这些日子马上就要众议院选举,民主党已经在之前的地方选举中取得大胜,最近声势咄咄逼人,很有可能中断盘踞在日本长达50多年历史的自民党政权。有好事的预测人士已经分析得出,日本政权的“变天率”是百分百。恩,比起那些死气沉沉的地方,这些犄角旮旯是真她妈有意思!

还有比较有趣的事情,那就是上述有趣的事情的起点。日本的民主制度基本上可以说是美国人一手栽培的。而台湾和韩国的民主则多少有那么点个人主义英雄色彩。蒋经国和金大中在民主改革上走过的路虽然不是那么相像,但多少有点以匹夫之力承天下之重的意思。胡总上台之前,我以为可以在这个NB的名单上添上他的大名,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可能性了。有同好好事的当年曾经预测,胡总上台前沉默寡言韬光隐讳的低调作派一定预示着心里有宝。结果,这些年中国国内的各种情况变化说明俺的那位仁兄看走了眼,他的那句话的后半句应该改为“心里有鬼”。

另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东亚文化圈中的这些政治人物总是少不了留下点“后遗症”。蒋经国六位子女到现在只剩下两位,所以,只能感慨一声不予追究。不过,蒋先生在对待宋家和蒋家后代进入台湾政治领域的做法一向非常严柯着实也没什么可以说的。所以,有时得感慨台湾人有过以为好总统。而金大中的子女却非常不相同。

三个儿子中有两个成功当上了国会议员,但三个儿子都有因涉嫌腐败而被起诉的经历。其中两个儿子是金大中在任时被拘留的。

OMG!但东亚文化圈,这种事情还是挺多见的。中国,日本,韩国,朝鲜都有封妻荫子的传统。世袭制就更不在话下了,日本政界到现在还在世袭呢,关于这一点翻一翻历任首相的家底大概就知道了(广大中国人民非常讨厌的小泉纯一郎却是个例外)。所以,有人说所谓的民主到了东亚就全变了味道。俺得套用别人一句话,这大概可以叫“输给了五千年文化”。

从隔壁大哥处传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劝告。也罢,也罢,这真的不关我什么事,包括这篇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