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中的死和其他

金大中去世了。中午我在进实验室的时候看到电视测试组的工作机器上正在播放金大中去世的新闻。本来这件事情跟我关系不大,但是引起我注意的却是标题上的几个字——“民主斗士”。这让我想起我所知道的东亚各国/地区的民主改革。

朝鲜半岛现在可以做标本了。三十八度线以南是腐朽的资本主义民主社会;以北是天朝红旗不到的共产主义“铁杆”同盟。差距之悬殊对比之鲜明让人不得不叹服世界真奇妙。华人社会的民主明星曾一度被认为是香港。但是,1997年香港回归以后所发生的很多倒退事实历历在目,香港已经渐渐失去了本来本来应该有的进步色彩。而现在所有华人的眼睛几乎都在盯着台湾。虽然也有人批评称台湾民主已经成了所谓烂掉的政治,但在对我这种还没尝到鲜的被愚弄者来说那也是牛B哄哄神采熠熠的样子。还有,日本这些日子马上就要众议院选举,民主党已经在之前的地方选举中取得大胜,最近声势咄咄逼人,很有可能中断盘踞在日本长达50多年历史的自民党政权。有好事的预测人士已经分析得出,日本政权的“变天率”是百分百。恩,比起那些死气沉沉的地方,这些犄角旮旯是真她妈有意思!

还有比较有趣的事情,那就是上述有趣的事情的起点。日本的民主制度基本上可以说是美国人一手栽培的。而台湾和韩国的民主则多少有那么点个人主义英雄色彩。蒋经国和金大中在民主改革上走过的路虽然不是那么相像,但多少有点以匹夫之力承天下之重的意思。胡总上台之前,我以为可以在这个NB的名单上添上他的大名,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可能性了。有同好好事的当年曾经预测,胡总上台前沉默寡言韬光隐讳的低调作派一定预示着心里有宝。结果,这些年中国国内的各种情况变化说明俺的那位仁兄看走了眼,他的那句话的后半句应该改为“心里有鬼”。

另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东亚文化圈中的这些政治人物总是少不了留下点“后遗症”。蒋经国六位子女到现在只剩下两位,所以,只能感慨一声不予追究。不过,蒋先生在对待宋家和蒋家后代进入台湾政治领域的做法一向非常严柯着实也没什么可以说的。所以,有时得感慨台湾人有过以为好总统。而金大中的子女却非常不相同。

三个儿子中有两个成功当上了国会议员,但三个儿子都有因涉嫌腐败而被起诉的经历。其中两个儿子是金大中在任时被拘留的。

OMG!但东亚文化圈,这种事情还是挺多见的。中国,日本,韩国,朝鲜都有封妻荫子的传统。世袭制就更不在话下了,日本政界到现在还在世袭呢,关于这一点翻一翻历任首相的家底大概就知道了(广大中国人民非常讨厌的小泉纯一郎却是个例外)。所以,有人说所谓的民主到了东亚就全变了味道。俺得套用别人一句话,这大概可以叫“输给了五千年文化”。

从隔壁大哥处传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劝告。也罢,也罢,这真的不关我什么事,包括这篇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