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中的死和其他

金大中去世了。中午我在进实验室的时候看到电视测试组的工作机器上正在播放金大中去世的新闻。本来这件事情跟我关系不大,但是引起我注意的却是标题上的几个字——“民主斗士”。这让我想起我所知道的东亚各国/地区的民主改革。

朝鲜半岛现在可以做标本了。三十八度线以南是腐朽的资本主义民主社会;以北是天朝红旗不到的共产主义“铁杆”同盟。差距之悬殊对比之鲜明让人不得不叹服世界真奇妙。华人社会的民主明星曾一度被认为是香港。但是,1997年香港回归以后所发生的很多倒退事实历历在目,香港已经渐渐失去了本来本来应该有的进步色彩。而现在所有华人的眼睛几乎都在盯着台湾。虽然也有人批评称台湾民主已经成了所谓烂掉的政治,但在对我这种还没尝到鲜的被愚弄者来说那也是牛B哄哄神采熠熠的样子。还有,日本这些日子马上就要众议院选举,民主党已经在之前的地方选举中取得大胜,最近声势咄咄逼人,很有可能中断盘踞在日本长达50多年历史的自民党政权。有好事的预测人士已经分析得出,日本政权的“变天率”是百分百。恩,比起那些死气沉沉的地方,这些犄角旮旯是真她妈有意思!

还有比较有趣的事情,那就是上述有趣的事情的起点。日本的民主制度基本上可以说是美国人一手栽培的。而台湾和韩国的民主则多少有那么点个人主义英雄色彩。蒋经国和金大中在民主改革上走过的路虽然不是那么相像,但多少有点以匹夫之力承天下之重的意思。胡总上台之前,我以为可以在这个NB的名单上添上他的大名,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可能性了。有同好好事的当年曾经预测,胡总上台前沉默寡言韬光隐讳的低调作派一定预示着心里有宝。结果,这些年中国国内的各种情况变化说明俺的那位仁兄看走了眼,他的那句话的后半句应该改为“心里有鬼”。

另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东亚文化圈中的这些政治人物总是少不了留下点“后遗症”。蒋经国六位子女到现在只剩下两位,所以,只能感慨一声不予追究。不过,蒋先生在对待宋家和蒋家后代进入台湾政治领域的做法一向非常严柯着实也没什么可以说的。所以,有时得感慨台湾人有过以为好总统。而金大中的子女却非常不相同。

三个儿子中有两个成功当上了国会议员,但三个儿子都有因涉嫌腐败而被起诉的经历。其中两个儿子是金大中在任时被拘留的。

OMG!但东亚文化圈,这种事情还是挺多见的。中国,日本,韩国,朝鲜都有封妻荫子的传统。世袭制就更不在话下了,日本政界到现在还在世袭呢,关于这一点翻一翻历任首相的家底大概就知道了(广大中国人民非常讨厌的小泉纯一郎却是个例外)。所以,有人说所谓的民主到了东亚就全变了味道。俺得套用别人一句话,这大概可以叫“输给了五千年文化”。

从隔壁大哥处传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劝告。也罢,也罢,这真的不关我什么事,包括这篇胡思乱想。

民主实践的感受和思考

参与深圳LUG的讨论后,我得到的一些对民主实践的新的感受。或者,这些感受也有可能与“民主”没有什么关系,现在我只是想把他记录下来。

开放源代码社区和一些类似的自治团体,应当是现在中国社会实践小范围民主自由制度的摇篮。特别是开源社区的氛围和一些约定俗称的制度,非常有利于让以民主方式讨论问题的形式逐步展开。但是,真正的将这个想法付诸时间之后,我才发现这其中却显露出来很多问题。

第一,社区组织形成通常来自于一些爱好者的热情支持,因此,社区在发展过程中会有可能走不出广泛民主实践的道路。比如,我比较关注的深圳LINUX爱好者团体,创建伊始到现在一直靠几位创始人和核心活动成员的的热情得以存在。而且这种松散的线上社区一般都没有明确的行动纲领(guideline)和目标,于是有可能将社区活动最终办成“圈内”人士的自娱自乐。这可以说是开源软件社区相比较商业软件形成的联盟存在的先天性不足吧。

第二,文化和政治环境的限制让民主制度的创新受到限制。我不敢说这是社区实践民主缺乏的首要因素,但至少这一点也是关键因素。说的大一点,即是“民主制度究竟应该怎样搞”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我想这个问题的形成,正反应的中国政治教育的失败。政治本身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这个词字面意义上理解,它应当是一门关于个人如何参与群体决策和体现个人价值的问题。我们从小就没有机会去实践如何发表自己的意见,如何用辩论支撑自己的意见,如何让群体接受自己意见,以及如何根据群体作出的决策进行妥协和让步。可以说,谁也没有教给我们这些能力。而这种能力,又是在社会生活中一种必须的能力。如果我们接受的不是关于愚忠愚孝的而是关于如何实践民主的教育的话,那么相信社会阶层之间可以通过对话和协调的方式缓解社会压力。放到一个小团体的范围内来看,又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促进成员之间的相互交流和互信关系,从而促进社区发展。

第三,民主实践能力的缺陷,导致我们的辩论技巧只剩下了谩骂。中国国内的各大论坛,无论是技术论坛还是非技术论坛都充斥这谩骂。当一个人实在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表达自己意愿的时候,就只能生产视听垃圾了。口舌之利又是似乎比生命还重要,这是在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毛病之一。但是,可恨之人必定有可怜之处,我们需要用仁慈的心去体会一个个贫乏的灵魂。

第四,也许文革还没有结束。看到很多人谈到过“文化大革命”对中国社会的影响,但是谁曾想过,有一种东西已经植根在很多人心中,生长在我们使用的语言里。肆意的无视规则的人身攻击和死不认错的的态度,完全体现了一种人性的恶。那件事情注定贻害万年。

Ubuntu社区是在开源社区中发展非常好的,最具代表性的是它的开发者进阶制度。我觉得从Ubuntu社区得到的很多经验,非常值得学习和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