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赏花时

毫无疑问,这几天几乎是东京一年里最美的日子。花海。
dsc_0038.jpg

我还记得初次到日本的时候,正好是3月。那个时候住在一个叫做“中野岛”的小地方,上班需要乘坐小田急线,沿途看到繁花似锦景色还是不由得惊叹不已。已经在日本待了3年有余,日子好无悬念的走向庸俗。唯有出去看花的日子,我才会觉得世间尚有美好值得留恋。莫不是厌倦了东京,抑或是厌倦了寂寞。
dsc_0026.jpg

dsc_0025.jpg
一行六人,却是没有一个熟识的。虽然结伴而行未为不可,可是少了亲人朋友在一起的畅快淋漓。去年赏花归来,给女友写了封信,这次却什么也不想再说。因为,徒劳无功。生活里的很多参差不齐是自己画出来的,怨不得别人。只叹好花不常开。

初春,漫步

那是上个周末的事,因为一位朋友的要求,我从东京的最东边跑到她的心脏里拍摄几张照片。朋友要的照片已经发到了杂志社准备印刷,而自己偶遇的美好景色只能发在这里独酌独享。

dsc_0204.jpg

dsc_0194.jpg

东京的初春虽然称不上每日阴霾笼罩,却也是难得见到阳光。似乎周末的时间更是如此。偶然出去走走,太阳只能从云缝里跟我打招呼。但是路旁的小花却开的格外生机勃勃。按下快门的瞬间,太阳还是“尤抱琵琶半遮面“,不愿意做我的免费闪光灯。

dsc_0120.jpg

公园里碰到一只猫。本来她靠在一颗大石旁边晒太阳,好不惬意;但是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加农炮对着她,倒是躲进了树丛,警惕的眼神告诉我不要靠近。

dsc_0154.jpg

两棵树,树枝一直攀到天上,并缠绵在一起。如果有人在身畔,我宁愿我自己是其中一棵。相形之下,“相望于江湖”真的十分残忍。

dsc_0023.jpg

一群蓝衣少年在公园里跑步。确切的说,他们似乎在做体能训练,因为那里竖起牌子禁止在公园里玩棒球和足球。但这支队伍,应该是棒球队没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