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那个有躯体没有灵魂的民族的命运

这是今天我在Google Buzz上的讨论,我义愤填膺,但是于事无补;我所能做的就是将这些记录下来,互联网会为我记住我说的一切,我希望在过十年之后我能够再来看它。

原文地址

我们每个人似乎都在追求幸福,但是却不能得到幸福。我们沉默的同时,又成为别人得到幸福的障碍。 这个社会已经变态到让你我他相互成为悲剧的原因一张罗网,谁活的都不轻松,谁的屁股都他妈的不是干净的!

@Adam 我们可以对自己要求很多 而在我们强烈的要求别人和自己一样的同时 我们就犯了错误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 你说的对 一桩桩 一件件 我们在关注着 除了在网上相互judge外, 还能做什么

@Simon 似乎个人主义尊重他人是你想说的核心,但是道理很简单,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你以为谁没有卷入其中,谁又可以独善其身?弱者面对强权的时候又太渺小太渺小,就像赵连海一样,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你看见了,你沉默了,我也沉默了,你知道什么时候又有什么事情会落到你我的头上?

@Adam 的确没有局外人 我不阻止任何人去做他认为正确的选择 我支持赵连海 而且我认为他很伟大 有的时候 人们沉默是因为他们看不到方向

中国若有百分之一的人不再沉默,我相信他们的监狱放不下,只能用坦克了。这本身即是一个负负博弈,这个变态社会让这样一切变成可能;上千头羚羊群面对一头狮子的道理一样,它们的利角可也随便刺穿狮子的肚皮但是它们选择了逃命,如果仅有一只”勇敢“羚羊站出来了而没有跟随者,它就是狮子午餐,它的”勇敢“基因就会断子绝孙;羚羊群有5000年的历史,所以,这样的傻逼羚羊就死绝了,剩下的都是懦夫的精液。

@jiang adam – 坦克他们用过了

@Adam 人是复杂的 所以可以在任何事物上找到映射 但是这不是人的全部 人的勇敢是有理性衡量的 我相信有人天生懦弱 但是有些抵抗力量会悄悄酝酿 老子说“锐而易折” 和无赖最好的较量的方式 是不配合 而不是他期望的以暴易暴

@Simon 你的话让我想起来那个“黄炎培对话”。黄炎培曾问毛泽东,“我生六十余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见到的,真所谓‘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 太祖道“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60年过去了,太祖说的东西只有鬼见过。而没有那个东西,中国社会不会跳出以暴易暴的怪圈,永远不会。

@Simon 我又想到印度甘地领导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正如你说到的”和无赖最好的较量的方式 是不配合“,我想到的是他为什么会取得胜利。印度人的生活以宗教为核心,精神的力量战胜了殖民主义的残忍。中印先后走向现代社会,却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对物质的贪婪填满了中国人本也空虚的精神世界,没有人能得到救赎。再次决定中国人没有像印度人那样的精神力量,中国人是一盘散沙。 只有简单粗暴的以暴易暴必然发生。

@adam 甘地面对的对手比我们的仁慈一万倍。

@Adam 我们期待着更多的改变 但是我们避免犯曾经的错误 不能想一步就民主 随着信息的普及 暴力流血革命这种方式在慢慢的弱化 期望改良 内部新陈代谢模式

@Jeff Long 在一次广场集会中,英军用1500发子弹,打死1489人;英王拍特使质问此事,驻军指挥官说1489/1500的比例已经说明驻军训练有素!对手内心的残忍和麻木不相上下。

@Simon 请原谅,但是我认为你对本民族的劣根性认识不足。这里只有奴性思维,没有理性思维。改朝换代不过是斧头帮的营生,抢钱抢地抢女人,莫谈民主,民主不会到来这篇精神贫瘠的土壤。同理,你期待的改良也不会到来。 虽然如此,我还是想说,改良不是出路。这个意思用中文讲不清,但是英文很简单,比较evolution和revolution两个词,你大概可以想明白。中国人玩的是后面那个。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就是这个有躯体没有灵魂的民族的命运。

@Adam 这只能说明过去的制度没有建立完整的正反馈体系 很容易导致系统的崩溃 而每次崩溃都是战乱和屠杀的黑暗时代 在我们心理 最最要紧的就是去除本位心态 相信随着互联网一代的成长为国家壮年纤夫 这条大船的方向会得到修正

@Simon 互联网的确是希望,但局域网不是。在真理部监视下的局域网更不是。莫把希望寄托在互联网上,因为它本身根基不稳。每每想到这句话,我随即想到的就是绝望。共产党之所有能持续统治到现在,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抓住了两个重要的事情,一个是枪杆子,一个是笔杆子。
军事高压和洗脑宣传铸就了这个铁屋,互联网只是根纤细的绳子,根本无法玩不过强大的宣传机器,即是互联网胜利了,也没有什么力量玩的过他们的枪杆子,因为人心是散的,精神是虚的。

从谷歌退出事件读懂中国的政治气氛

北京时间昨天凌晨,Google官方Blog正式宣布了将谷歌的部分主要服务转移之香港特别行政区——这个目前来看仍然是自由世界的地区。这标志着中国政府所谓的“谷歌退出中国事件”尘埃落定。根据来自新华网的政府单方面消息,谷歌公司针停止对敏感词过滤的问题和政府方面进行了多次斡旋,但是终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这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不过来的有点那么突然。

稍微分析一下这个事件的背景,你会发现,谷歌退出中国的决定并不是那么简单,虽然,我毫不怀疑所谓”don’t do evil”企业核心价值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首先,这件事情发生在中美贸易摩擦频繁发生的大背景之下;从哥本哈根会议以后,人民币升值压力逐渐加大,美国国内的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而1月份Google在其官方网站的声明中不仅指出其中国分公司面临知识产权风险以外还拉上了20多家其它美国重要的商业机构作为受害者同盟,并随后想美国国会递交了书面的情况说明;这一系列的动作表明,谷歌决定挑战其在中国市场上面临不公待遇的决定不是心血来潮;可以说,1月份发表的声明是一次很好的外资企业对中国政府的公关样板;这件事情与以往外资面临中国政府是表现的绥靖态度是完全不同的,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事实上,更具华盛顿邮报的专题报道,外资企业近年来在华面临很多经营上的问题,而谷歌只是忍无可忍打响第一枪的那位猛士。

其次,谷歌退守香港这个结果,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不是中共想要的。谷歌在1月分突然发表声明——就像新华网的声明中所说到的“没有跟中国政府事前沟通”的情况下,确实给中共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一方面是因为审查制度的确存在,而谷歌将这个审查摆在全世界面前就更加证明中共漠视言论自由的丑恶形象;其次,多家外资企业涉及知识产权侵害,这也从侧面说明中国外资投资环境恶化的事实;而以上两点无疑都大大降低了中共在国际社会中的形象,同时,为谷歌赢得了很多道义上的支持。从多次斡旋的事实来看,中共确实和谷歌做过协商,所以,现在的问题变成了为什么这件事情会走向一个双方都不想要的结果?

我认为,虽然事件本身可以说是商业事件,但是却与中国现在面临的国际国内政治环境有莫大的关系。像新世纪的报道指出,中共领导层曾在此前达成了所谓的“新北京共识”确定了中国目前政治的关键问题是“维稳”。此次两会削减的军费开支事实上都添加到了维稳经费之中,这一点可以根据各省财报去年在维稳上的开支条目管中窥豹。而,谷歌提供的大量用户自产内容为主的免费服务,以及无关键词过滤的搜索引擎,在中共看开就是对“维稳”最大的挑战;更何况,此前伊朗发生的“Twitter革命”更加让中共对互联网的传播效应不寒而栗,简直到了四面楚歌的境地。所以,谷歌提出的协商条件,对中共来说是事实上的底线,他们一步也不肯退让。另一方面,谷歌如果继续接受审查,不但他的品牌形象会大打折扣,同时其商业核心——安全自由的交换信息——也受到严峻的挑战,中共要的也是谷歌的底线,谷歌也没有退让的余地;那么,现在这个结果可以说是意料之中。

所以,我想说,这件事情可以折射出目前中共面临的窘境——内外交困的窘境——的严重程度;同时它还反映出在未来几年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的改革开放必将产生某正程度的倒退这个不可避免的悲观预期。因为,中共和谷歌都是为了他们各自的底线放弃了巨大的利益,一个丢掉的是良好的国际形象和吸引外资能力的严重削弱,而另一个丢掉的是巨大的潜在市场。

中国社会现在面临的问题早在20年前已经不可避免的引发了社会动荡,而那场动荡因为被血腥绞杀而没有带来应该发生的社会变革;用理性的政治眼光看,当时就被提出的某些问题挤压到今天已经积重难返。“维稳”将对实体经济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这个论断可以从去年开始一步步逐渐加强的互联网审查得到佐证。中共目前的体制已经不能适应自由经济发展现状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但结果确可能朝向两个相反的方面发展,一个是通过高压下的改良让社会彻底走向官僚资本主义经济而让全民失去继续获得财富的机会;另一方面,我不想说,但是你们知道。而这个岔路口,那些沉默的大多数往往决定了中国的未来。而这一点正是我的悲观主义的根源。

VI + IV + VI + IV = XX

看完一个专题网页,沉重无比。如今远离故土,很多人很多事却让我越来越觉得贴近真实。我曾深刻的怀疑过,我是在怎样的土地上被抚养成人,又是灌入了怎样愚蠢和冷漠的灵魂。来日本快五年时间,一件件一桩桩无比真实鲜活的体验正在割裂我的心,可是,即使让我脑浆崩裂变得血肉模糊,我也想说不枉此行!

恐惧充满了我的心,我不断呻吟,离开他,永远的离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