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自由博客!

今天看到两篇与博客有关的文章。一篇来自“阿瓦的家”——《国外职业博客与国内“职业博客”的比较》。作者在为文中根据Mark Penn发表的文章为依据对美国职业博客的发展现状和中国“职业博客”的情况做了比较。其中提到了一些众所周知的体制问题。另外一篇文章来自胡佳妻子的博客“了了园”——《“世界新闻自由日”:联合国强调媒体促进对话与和解的作用》。这篇文章来自联合国的新闻网站。此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发表声明提到

“全世界被拘禁的媒体工作人员中,有45%是博客撰写者”

有胡佳至今仍然被关在牢中为证,看来写博客早就成了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似乎还有不久以前,又有“著名博客作者“钱烈宪”被捅伤”事件确实发生。看来写博客真的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还有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互联网边成了一张真正的网。言论自由已经被死死地网住,只有一个火热的夏天在“洋大人”面前作秀的时候才开个小缝。GFW——防火长城的出现功不可没。思科曾经被指责帮助天朝限制言论自由。但这个事情大概只是发生在上个世纪,现如今我朝已经抛弃洋鬼子而依靠一个总部在深圳的庞大的非上市公司制造可以进行深度包解析技术的路由器建立GFW。由此可见,所谓的自由,永远逃不过紧箍咒。

有个想法,就是给那些曾经风光一时的中文网站建立一个墓碑,上面应该写上这些名字:一塌糊涂BBS,牛博网等等等等。所以,我要掰扯一个技术话题,那就是域名才是网站的命根子。看看牛博那个.cn域名吧,结果惨不忍睹。

从古至今,使用中文的世界里因言获罪就不是什么新鲜事情,而且这个传统从未改变。从“焚书坑儒”到“文字狱”再到“防火长城”,花样翻新让人眼花缭乱。也许我们讲起理由来总是一套套的,所谓“大一统”心态,“顾全大局”的传统文化云云。也有怀疑论者说这些观念都是以牺牲个人价值或者个体价值获得的,但批判了很久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对实质上的社会发展似乎没有任何影响。一个奴隶制的封建国家里,理性缺乏导致了自由无法实现也是可以理解吧。愚昧只能导致黑暗,而黑暗有导致更加愚昧。这是一个死循环,没有出路。

一年前看到一篇文章叫《中国的死路》。文中提到“当权者愚人,而愚昧者杀人”就是大概能够解释为什么中国社会需要愚民政治。“历史不是答案,而是留下一连串的疑问”,所以,本篇的家庭作业是——自由究竟会带来什么?

中国人没有质感——关于婚礼的思考

犹太作家赫斯说过:中国人与犹太人是两个不幸民族的典型例子,前者只有躯体没有灵魂,后者只有灵魂没有躯体。这句话我是在杨师群的课件里看到的。刚才又看到方文山在北大的演讲《华人是一个没有质感的民族》。这两个观点,仔细想想我都深以为然。

又有前几天我和一位朋友讨论婚礼应该怎样举行的问题,更加印证了我所接受的这两个观点。曾有中国人的已婚同事直言,中国人没有婚“礼”,结“婚”是真的,“礼仪”却从来都看不到,所谓的婚礼就是吃饭收红包,仅此而已。有追求美感和浪漫的年轻人,往往选择西式婚礼——尽管两人没有一个信奉基督教。中国人的婚礼低俗而无趣,毫无浪漫和庄重可言,也许这是另外一个离婚率节节攀升的原因。我总以为,西方人信奉基督教,至少会在神面前许下诺言——当然,这个作用大小在“实用主义”的中国人心里是打问号的。再说说日本,日本恐怕是将传统和现代结合的最好的国家,日式婚礼制造的浪漫和庄重足以和西式婚礼媲美。无论是从“花嫁”的装扮到礼仪的程序还是宴席的形式可谓处处用心。到头来,我们往往在自称为“文明古国”“礼仪之帮”的中国却从来看不到妥贴的礼仪程序和得到升华的精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