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民主党的中央集权

民主党在众议院选举获胜之后开始鼓吹自己的施政方针了。其中之一比较有趣的事情是民主党准备对日本的政治体制做手术。前几天的文章中我曾提到过日本政治核心其实并不是各个政党而是“大官僚大资本家”的说法。而民主党在众议院获得绝对胜利之后似乎决心打破这个僵局,打算将政党放到真正的核心地位去。我不怀好意的想仔细观察一些这些变革都是怎样产生的。

现在日本政治体制基本上是典型的君主立宪制结构。皇室在权利上完全被架空了,仅仅作为国家形象的代表存在。首相和内阁按说应该是最高级行政权力的领导机关。但日本特色却出现在内阁的下一级别,就是存在在各个省于内阁之间的“事務次官会議”。为了说明问题清晰一点,我自己画了个图。

cur-jp.jpg

也就是说,现行的行政体系之中,处在中间层的“事務次官会議”掌握着非常大的权利;虽说将“事務次官会議”说成是行政体系核心有点过分,但是政令传达的重要枢纽肯定是一目了然的。而这些中高层官僚往往被认为是支撑日本政治稳定的核心力量。“稳定”一词反映了这种结构的优点,那就是无论谁上台执政,在行政权力上永远绕不开这个力量的制衡。但是,日久年深,官僚体系庞大和各种关系盘根错节在一个“稳定”的中间层之后,往往导致很多问题也就出在这个中间结构上。自民党施政不利的某些原因似乎也可以从这里找到。民主党上台之后想要做出点事情,这块硬骨头不啃是不行的。如果继续按照现行行政结构执政,恐怕会真的落到我那个乌鸦嘴预言上——“象征意义大于政治意义”。但民主党显然不是只想当配角的underdog,所以,众议院选举胜利的第二天就抛出要整治官僚体系这样敲山震虎的话。

民主党的设想其实非常的老套,大概是中国人已经玩了两千年的权术——加强中央集权。民主党打算直接取消“事務次官会議”,同时另外设立只对首相负责的“国家戦略局”;再者,增加内阁成员人数,并且让内阁直接领导作为中央行政机关的各省。说起来有点麻烦,看图看图一目了然。

fu-jp.jpg

汉武帝时期,武帝曾设内廷外朝的体制,将国家实权全部把握到自己皇帝自己手里,架空外朝而核心政策由只对皇帝负责的内廷提出。这是我能够想到的最早的于民主党提出的结构类似的行政体系。由此可见,我们的老祖先还是留下些有用的东西,至少在政治和权术上。

如果民主党真的将这样的行政体系实现,我倒是准备提前搬个板凳围观了。日本政治,或者说东亚文化圈的政治现象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就是保守派实力强大。虽说改革在哪里都不容易,但在崇尚老人政治和强调长幼尊卑的文化背景里的改革就更不容易了。日本这个国家事实上在很多方面都有着的巨大的潜力,特别是新能源和高科技方面,如果民主党真正能够利用强大的行政能力捧得出一片新天地,那的确也是功德一件。但是,如此的“中央集权”将面临一个重大问题就是权利监管,虽然三权分立的结构是没有变,但是,行政权力过于集中仍然是滋生腐败的土壤。何况,民主党的党首和几位重要官员都在政治献金上出过事情。不过,我也只是好奇而已,所以,我打算继续围观并继续胡猜乱想。

金大中的死和其他

金大中去世了。中午我在进实验室的时候看到电视测试组的工作机器上正在播放金大中去世的新闻。本来这件事情跟我关系不大,但是引起我注意的却是标题上的几个字——“民主斗士”。这让我想起我所知道的东亚各国/地区的民主改革。

朝鲜半岛现在可以做标本了。三十八度线以南是腐朽的资本主义民主社会;以北是天朝红旗不到的共产主义“铁杆”同盟。差距之悬殊对比之鲜明让人不得不叹服世界真奇妙。华人社会的民主明星曾一度被认为是香港。但是,1997年香港回归以后所发生的很多倒退事实历历在目,香港已经渐渐失去了本来本来应该有的进步色彩。而现在所有华人的眼睛几乎都在盯着台湾。虽然也有人批评称台湾民主已经成了所谓烂掉的政治,但在对我这种还没尝到鲜的被愚弄者来说那也是牛B哄哄神采熠熠的样子。还有,日本这些日子马上就要众议院选举,民主党已经在之前的地方选举中取得大胜,最近声势咄咄逼人,很有可能中断盘踞在日本长达50多年历史的自民党政权。有好事的预测人士已经分析得出,日本政权的“变天率”是百分百。恩,比起那些死气沉沉的地方,这些犄角旮旯是真她妈有意思!

还有比较有趣的事情,那就是上述有趣的事情的起点。日本的民主制度基本上可以说是美国人一手栽培的。而台湾和韩国的民主则多少有那么点个人主义英雄色彩。蒋经国和金大中在民主改革上走过的路虽然不是那么相像,但多少有点以匹夫之力承天下之重的意思。胡总上台之前,我以为可以在这个NB的名单上添上他的大名,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可能性了。有同好好事的当年曾经预测,胡总上台前沉默寡言韬光隐讳的低调作派一定预示着心里有宝。结果,这些年中国国内的各种情况变化说明俺的那位仁兄看走了眼,他的那句话的后半句应该改为“心里有鬼”。

另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东亚文化圈中的这些政治人物总是少不了留下点“后遗症”。蒋经国六位子女到现在只剩下两位,所以,只能感慨一声不予追究。不过,蒋先生在对待宋家和蒋家后代进入台湾政治领域的做法一向非常严柯着实也没什么可以说的。所以,有时得感慨台湾人有过以为好总统。而金大中的子女却非常不相同。

三个儿子中有两个成功当上了国会议员,但三个儿子都有因涉嫌腐败而被起诉的经历。其中两个儿子是金大中在任时被拘留的。

OMG!但东亚文化圈,这种事情还是挺多见的。中国,日本,韩国,朝鲜都有封妻荫子的传统。世袭制就更不在话下了,日本政界到现在还在世袭呢,关于这一点翻一翻历任首相的家底大概就知道了(广大中国人民非常讨厌的小泉纯一郎却是个例外)。所以,有人说所谓的民主到了东亚就全变了味道。俺得套用别人一句话,这大概可以叫“输给了五千年文化”。

从隔壁大哥处传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劝告。也罢,也罢,这真的不关我什么事,包括这篇胡思乱想。

不想换iphone的两大理由和由此想到的

Softbank去年就开始在日本市场兜售iphone了,但是我一直都没有动心要去换了手中的sharp手机。这其中有价格因素的影响,此外,最重要的是iphone不能给我日程生活提供帮助。为何?

日本的移动通讯市场和中国国内的市场状况有很大的不同,我觉得这些差别之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日本的运行商直接控制着手机终端。中国开始做移动通讯市场的时候,最初阶段有些时间简直就是唯docomo马首是瞻,效法作为日本运营商龙头老大的作法在中国市场做过很多类似的商业活动,其中试图控制手机终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然而现在再看中国的移动通讯市场和日本市场,差别之大已经不言而喻。在日本,人们用的手机都是从运营商那里拿到的,而中国国内山寨机和水货手机铺天盖地。我的第一个手机是Softbank的前身vodafone在签约时免费赠送的,一款蓝色的Toshiba的机器803T,设计非常可爱,其实说实话比较适合女性使用……。第二台手机是Softbank给的,此次不是免费,而当时是付出了大约4W日元的价格,只不过在合同期间每个月扣除手机费用,并且打折80%。黑色的Sharp的913SH。这台手机我已经用了快2年了,慢慢的也被它培养出来一些不能舍弃的习惯。而偏偏这些习惯不能在使用iphone之后延续下去。你瞧,用户黏性就这样产生了。

首先,我的生活严重依赖电子钱包…..每个月发工资之后我都懒得去银行取钱。因为日本的银行大都在工作日的上午8点到下午4点之间工作,周末和节假日是绝对不上班的,而这个时间段以内我要么在上班要么在上班的路上……虽然有24小时可以用的ATM遍布便利店,车站和各个无人职守的营业网点,但问题是,工作时间以外取钱还要用手续费!虽然手续费不是很多,但与联网直接交易相比,成本还是比较大。另一方面,电子钱包确实可以代替现金。在日本,被大规模使用的电子货币有ID,Edy,QuicPay还有Suica。我主要通过手机使用Edy和Suica。Edy可以在大多数便利店和餐馆使用,而Suica是JR铁道公司做的增值业务当然可以用来买月票,而很多自动贩卖机上也可以使用Suica或者Edy。这两张卡抓住了我两个主要“掏腰包”的渠道,饮食和交通,聪明的商家真够狠!手机上有专门模块来支持电子钱包,通过手机内部的软件控制交易过程,而数据和通讯模块独立起来以保证在手机没电的情况下也能够使用电子钱包。电子钱包本身又和银行的信用卡连接起来,充值非常简便,点几个按钮就完了。最要命的是Suica,它还有一个AutoCharge的功能,就是在你的卡没钱的时候,比如正要乘车但是卡里的余额不足时,它会自动从你绑定银行帐户帐户上划下来一定数额的钱充值,简直方便到让我心疼。还有要命的,就是使用这些电子货币可以拿到相当可观的折扣,比如,1W日元在Edy上充值可以拿到12%的折扣(活动期间),而从信用卡转帐的时候,信用卡也可以拿到点数,这些点数可以当作钱来用,或者年末的是后可以从银行换微波炉之类的东西。也就是说,我用电子钱包交易一次的话,至少可以拿到2次打折机会,那我何必还要用现金?!方便之余,电子钱包还帮助我管理我那一点可怜的工资,因为它会自己记账,所以每个月我在饮食,交通等生活大项目上花掉的钱一目了然,让我心中有数。但是非常不幸,iphone却没有这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功能。

iphone长的太胖,并且不能看电视。每天我要在电车上过至少一个半小时,上下班的来回路,于是,用手机看电视打发时间就成了我的主要娱乐项目。而且晚上下班时正是黄金时间,我可不太愿意错过这个档的新闻和娱乐节目。偶尔用手机上上网,但能让我觉得有趣的事情总是太少,很快就不想玩了,还是看电视来的简单。更要命的是,我的手机能够接受的电视节目比家里那台主要当”游戏机显示器”的电视还要多(家里电视懒得上有线),NHK在BS上总是搞一些我喜欢看得新闻和曲艺节目,害的我要是错过一起就觉得很可惜。偏偏iphone就不能看电视!直到最近,iphone OS 3.0推出以后,Softbank才在iphone上添加了移动电视的功能。

很早以前就开始传言iphone要进入中国市场,但知道现在这个事情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可以说原因不一而足。有人说是因为苹果太贪婪,有人说两大电信运营商不厚道,其实在我看来,iphone就算能进入中国市场,给用户带来的价值也是有限的。就拿我自身的感受来说,我要得是方便的生活和支持这些方便生活后的设备,技术和服务,而不是手机本身。虽然iphone这个产品本身的设计于我的Sharp手机比起来可以算是优秀很多,但是它却切断了我需要的很多服务项目,那么我用它除了能摆一摆酷还能做什么?

山寨手机和水货手机充斥中国市场这件事,对于运营商来说不能不说是个很尴尬的事情。而目前的情况开看,移动通讯行业进步道路上的一大障碍就是终端的问题。终端如果得到统一,在中国国内市场同样可以做很多增值服务,其中电子货币可能是最值得挖掘的一块。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移动和联通都尝试过控制终端机的事情,但双双以失败告终。国内用户为的移动通讯能够支付的费用的确有限,基本上靠话费包住机器费用的事情很难保证。所以,之前这两家分发的手机很多都是只发给所谓的大客户,而大客户的人数又少之又少,当然不足用以支撑整个行业的商业模式。当然,这个与国家的经济发展阶段有直接的联系。然后就是增值服务怎么做。以前在国内时我用的手机,能看到增值服务印象的东西大概就是像“移动梦网”的图标之类的东西,但是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个图表点进去基本上什么内容都找不到,其意义不过是摆摆样子罢了。与日本的3G手机相比,国内运行商所做的“增值服务”就是个笑话。但是光看笑话的话,就只有无聊的意思了。重点在于这个地方蕴藏这巨大的商业机会!如果有人能把它挖掘出来,那是一块自己可以吃几十年的金饭碗,可以带动硬件,软件和服务——特别是“金融”服务——大发展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