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TV来了

十月四日,Google在官方博客上更新了关于Google TV的消息。文中提到的事情跟大约一年前提承诺的一样,Google TV这个新系统将于本月在美国本土上市。Google还为这个新系统开建了新的专门网站。搭载这个系统的设备在最初阶段将由Sony和罗技提供。

当Broadcom和Sigma在美国机顶盒市场上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Google TV却选择了Intel的解决方案。虽然看过视频介绍之后,我对这个新的电视机顶盒系统充满期待,但是看到Intel这几个字的时候还是不禁眩晕了一阵。几年前,Sigma起先在美国的数字机顶盒市场攻城略地,甚至触角已经深入欧洲市场,后来被Broadcom这个后起之秀打的丢盔弃甲。这两家相斗甚酣,虽然其中又有TI的Davinc等解决方案搅局却也不见什么大起色。这下好了,现在Intel不动声色的借助Google的软件力量趁虚而入,看来”3 screens”之中的最大的那块屏幕上又有好戏上演。这件事情再次说明一个道理,做硬件的芯片公司如果没有强大的软件支持的话,很有可能在一夜之间功亏一篑。所以,高通,Nvidia这些公司猛抱Android的大腿不是没有原因的。

搞笑的事情是,我是在公司内部的微博上看到Google TV消息的。摩托罗拉过去是目前现在仍然是全球最大的数字机顶盒供应商,也难怪有这么多其工程师一直盯着竞争对手看。可是现在继续隔岸观火似乎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大约一年前,我就想到是不是有人会将Android系统运用于数字机顶盒之上。我甚至在Android的邮件列表发帖询问过此事。在公司也讨论了一下,但几乎没有什么相应。在这期间,MIPS科技和Sigma都先后开插手Android的移植工作,可是市场反应也不大。后来在去年的东京嵌入式展上,我还看到了KDDI在Android系统上做的一个雏形STB系统。但这些系统在软件层面都缺乏大手笔的创新,这让产品显得廖无新意。虽然,就像Google的工程师所说的那样,Android是一个”real software stack”,可是如果不能在这个坚实的基础上继续软件创新,继续挖掘能够提供给用户的价值的话,仍然做不出什么革命性的产品。同样一件事情,看看以上提到的改造版软件,再看看Google现在拿出的整套系统,我不得不想起那句话,别指望这帮做硬件的家伙搞出什么像样的好软件来。这件事情已经被证明了无数次,比如Intel做不出好的编译器,摩托罗拉做不出Android。

反正,狼来了。我也不知道Moto的命运今后会如何。在我即将离开这家公司的时候,我看到的只有拆分,裁员还有来自微软的诉讼。看来我是不得不在一个灰蒙蒙的寒冷秋天告别服务了三年的老东家了。さよなら。

Google需要赢

在Apple4us看了一篇题为《Google VS Apple:Google 不需要赢》的文章,并且看完评论,我的感受是,那地方A粉又多又死忠……所以不敢大放厥词,偷偷跑回自己地盘说话。

Apple开始做iAd涉足Google的广告业务,而Google开始做Android和Chrome分别踏倒了Apple和微软家的篱笆。所以,Apple和Google的在最近一段时期内无论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话题。其实还有隐约出现的微软,脸书和亚马逊的身影,但是这两位的光辉可以让所有其他小星星都黯然失色。

Steve-Jobs-VS-Eric-Schmidt-480x357

作者在该文中试图论述Google的核心业务不在手持移动设备上,所以,Google并不需要在手机市场上战胜Apple;但是,等等,仔细想想这件事情可不是真的。

苹果真正的聪明在于,老乔懂得死死抓住自己那一块命根子来要挟周边环境。这句话怎么解?比如,ipod的胜利并不是单纯的硬件和软件胜利,而是老乔抓住了一款非常优秀的硬件软件加强自己那个命根子,同时要挟媒体和内容供应商一起参合进来。没有itune,没有iTuneStore,ipod能赢才怪了。其他SB的设备制造商输掉的就是这种要挟能力。再看ipad,ipad难道是平板设备鼻祖么?非也非也,ipad之前的平板设备何其多也。但是,为什么说ipad出来才是真正划定平板标准的设备?就是因为它带给用户的不仅仅是硬件本身,还有苹果强大的号召力以及由此带来的更多的媒体和内容供应商包括开发者的参合。平台是廉价的,但是这些东西都在不断增加平台的价值。很显然,这是老乔抓住重点做出来的良性循环。与其说“高举”开放大旗的Google善于经营平台的生态环境,不如说Apple更加善于创造适合自己的生态环境。

Google想玩的也是这个套路,遗憾的是,google的命根子不够硬,至今没有要挟媒体,内容供应商和开发者的能力——至少在时尚界,出版界和音乐界的影响力都小于Apple,所以,大打开放旗号,招兵买马的圈地才是必然。只有促进这个生态系统健康成长Google才可能进入它想要的良性循环。所以,Google需要赢,而且要赢得漂亮才行。有人说,怎样定义“战胜”是讨论这个问题的关键。的确如此,但是先不要提与Apple作战,那么,从Google现在的策略来看,什么才是“胜利”?显然,Google的广告能够达到越多的终端,那么Google就会获利。由此,市场占有率对Google来说至关重要。这一点有别于Apple,Google并不能把目光放在从设备的软件或者硬件上获得庞大的利润。市场占有就是评价Google是否取得胜利的重要指标。此外,据华尔街报道,投资者已经开始担心Google在其核心业务——广告——上的成长空间有限,而降低了对Google盈利能力的评价。所以,Google在这次Google I/O大会上才多点开花,希望由此能够提振股价和投资者的信心。Android系统显然是一颗非常重要的棋子。它不但是Google先给移动互联网市场进军的利剑,而且还装备了占据更多屏幕的Google TV。嘿,瞧瞧,Google想赢,而且想的要命啊。

那么,Google是不是在朝着胜利的方向前进?仅仅从只能手机市场的局部来看,可能到目前为止Android还没有真正能够叫板iPhone操作系统的能力。本次Google I/O来发布的Froyo看起来能力非凡,但是这还需要市场来验证。而另一方面,Apple显然已经利用iPhone证明了自己在智能手机市场上的能力,established。但是,从整个战略宏观上来看,Goolge的未来明显比Apple宽广很多。云计算的概念已经开始“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虽然消费者领域还没有大面积的感受到真正飘在云端的东西,但是跟风厂商是一票接着一票的。不要说做企业服务和互联网的,连整个通讯业都在蠢蠢欲动。Google在云端做了很多——GFS,Google AppEngine,而Apple显然在此处有所前欠缺。需要再次强调的是,Android系统至于Google,只是他整个经营战略中的一角,Android的强大之处需要云计算真正发展壮大起来之后才能显现;而iPhone至于Apple则几乎就是Apple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全部了。

有人批评Android社区正在走向分裂,这虽然不无道理,但却没有切中问题的关键。问题在于这样的分裂会对Google和Android本身带来何种影响。此处且按住不谈,先看看WindowsMobile的发展历程。操作系统授权,多家硬件厂商生产,不同的软件版本,不同的硬件规格,这简直就跟Android今天面临的分离如出一辙。难道Android要赴WindowsMobile的后尘一样毕竟走向没落么?我的答案是否定的,至少80%不会像WindowsMobile那样。WindowsMobile的失败并非在于这些看似“不可管理”的差异性上,而事实是却在于它自身的问题是在太多太多。原因在于,一方面采用Android系统的硬件事实上趋同,这是由市场本身和厂商自身利益决定的必然结果;而另一方面,这种差异性事实上满足了不同人群的需要;Google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将手机操作系统装到更多的智能手机里。这个事实并没有违背Google整体战略,而正好是在按照Google预想的方向前进。

一年前,我在日本市场上第一次看到Android Phone,当时给我的感觉是相比iPhone差距太大。无论是软硬件设计和营销渠道的经营似乎都有问题。但现在再看日本国内的状况,可以说与一年前大不相同,日本三大运营商都在做Android phone,而Softbank更是把Android phone作为自己未来主力机种大力推广。可以说,在这个顽固的岛国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能不说是Android的胜利。

虽然,Google和Apple的战略重点各有不同,但是,他们都想在智能手机上取得成功,而这个成功对两家公司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他们想赢,而且必须要赢。

从谷歌退出事件读懂中国的政治气氛

北京时间昨天凌晨,Google官方Blog正式宣布了将谷歌的部分主要服务转移之香港特别行政区——这个目前来看仍然是自由世界的地区。这标志着中国政府所谓的“谷歌退出中国事件”尘埃落定。根据来自新华网的政府单方面消息,谷歌公司针停止对敏感词过滤的问题和政府方面进行了多次斡旋,但是终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这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不过来的有点那么突然。

稍微分析一下这个事件的背景,你会发现,谷歌退出中国的决定并不是那么简单,虽然,我毫不怀疑所谓”don’t do evil”企业核心价值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首先,这件事情发生在中美贸易摩擦频繁发生的大背景之下;从哥本哈根会议以后,人民币升值压力逐渐加大,美国国内的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而1月份Google在其官方网站的声明中不仅指出其中国分公司面临知识产权风险以外还拉上了20多家其它美国重要的商业机构作为受害者同盟,并随后想美国国会递交了书面的情况说明;这一系列的动作表明,谷歌决定挑战其在中国市场上面临不公待遇的决定不是心血来潮;可以说,1月份发表的声明是一次很好的外资企业对中国政府的公关样板;这件事情与以往外资面临中国政府是表现的绥靖态度是完全不同的,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事实上,更具华盛顿邮报的专题报道,外资企业近年来在华面临很多经营上的问题,而谷歌只是忍无可忍打响第一枪的那位猛士。

其次,谷歌退守香港这个结果,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不是中共想要的。谷歌在1月分突然发表声明——就像新华网的声明中所说到的“没有跟中国政府事前沟通”的情况下,确实给中共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一方面是因为审查制度的确存在,而谷歌将这个审查摆在全世界面前就更加证明中共漠视言论自由的丑恶形象;其次,多家外资企业涉及知识产权侵害,这也从侧面说明中国外资投资环境恶化的事实;而以上两点无疑都大大降低了中共在国际社会中的形象,同时,为谷歌赢得了很多道义上的支持。从多次斡旋的事实来看,中共确实和谷歌做过协商,所以,现在的问题变成了为什么这件事情会走向一个双方都不想要的结果?

我认为,虽然事件本身可以说是商业事件,但是却与中国现在面临的国际国内政治环境有莫大的关系。像新世纪的报道指出,中共领导层曾在此前达成了所谓的“新北京共识”确定了中国目前政治的关键问题是“维稳”。此次两会削减的军费开支事实上都添加到了维稳经费之中,这一点可以根据各省财报去年在维稳上的开支条目管中窥豹。而,谷歌提供的大量用户自产内容为主的免费服务,以及无关键词过滤的搜索引擎,在中共看开就是对“维稳”最大的挑战;更何况,此前伊朗发生的“Twitter革命”更加让中共对互联网的传播效应不寒而栗,简直到了四面楚歌的境地。所以,谷歌提出的协商条件,对中共来说是事实上的底线,他们一步也不肯退让。另一方面,谷歌如果继续接受审查,不但他的品牌形象会大打折扣,同时其商业核心——安全自由的交换信息——也受到严峻的挑战,中共要的也是谷歌的底线,谷歌也没有退让的余地;那么,现在这个结果可以说是意料之中。

所以,我想说,这件事情可以折射出目前中共面临的窘境——内外交困的窘境——的严重程度;同时它还反映出在未来几年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的改革开放必将产生某正程度的倒退这个不可避免的悲观预期。因为,中共和谷歌都是为了他们各自的底线放弃了巨大的利益,一个丢掉的是良好的国际形象和吸引外资能力的严重削弱,而另一个丢掉的是巨大的潜在市场。

中国社会现在面临的问题早在20年前已经不可避免的引发了社会动荡,而那场动荡因为被血腥绞杀而没有带来应该发生的社会变革;用理性的政治眼光看,当时就被提出的某些问题挤压到今天已经积重难返。“维稳”将对实体经济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这个论断可以从去年开始一步步逐渐加强的互联网审查得到佐证。中共目前的体制已经不能适应自由经济发展现状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但结果确可能朝向两个相反的方面发展,一个是通过高压下的改良让社会彻底走向官僚资本主义经济而让全民失去继续获得财富的机会;另一方面,我不想说,但是你们知道。而这个岔路口,那些沉默的大多数往往决定了中国的未来。而这一点正是我的悲观主义的根源。